摘要:
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5月10日在上海谈到宏观调控、货币政策等一系列问题时指出,与美英诸国忙于抑制次贷危..周小川:中国货币政策首重反通胀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5月10日在上海谈到宏观调控、货币政策等一系列问题时指出,与美英诸国忙于抑制次贷危机的扩大蔓延相比,中国更关心的是反通货膨胀。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十日在“陆家嘴论坛”作主题发言
。(新华社图)据香港大公网报道,周小川在上海为期两天的“陆家嘴论坛”上说,货币政策目标的重点目前在全球并不完全一致,美国、英国等目前主要是通过货币财政政策的配合,来迅速地制止财政赤字的蔓延、经济恐慌的发生,以及经济可能发生的衰退。而“另一方面,许多其它国家,包括中国在内,货币政策更加关心的问题是反通货膨胀。”
他指出,特别从去年以来,在很多新兴市场国家,也包括一部分发达国家在内,通货膨胀的苗头都在上升,而且势头似乎来得也很猛。
周小川认为,不同货币政策的目标,在全球化条件下的相互影响是有冲突的。就一国内部而言,也会存在这样的问题,可能要考虑包括经济增长、就业、国际收支平衡、通胀、金融机构和市场的健康发展等,所有这些目标并不是都能一致起来。“没有能治百病的药方,最后就是取舍,哪个好取哪个,谁都希望有一个能治百病的药方,但实际上没有。所以在货币政策诸多政策目标之间,还是需要有所平衡、有所取舍。”
大国货币政策影响全球
周小川表示,过去多数情况下货币政策被视为是一个国家自己独立执行的政策,相互间影响不大。但最近几十年,全球化迅速进展,国际贸易发展非常快。例如中国这样的一个大国经济,过去大家都认为大国经济,对外贸易占GDP的比重不会太高,但现在对外贸易占中国GDP比重达到了百分之六七十。
他认为,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迅速发展,货币政策制定的背景和条件发生了极大变化,全球间的相互影响和互动关系变得越来越不可忽视。“一个国家的利率政策,特别是大国的利率政策,可能对全球各方面都产生影响,而且也产生牵制性的作用。”
周小川说,一些货币政策所处的背景、条件,还有国际方面的影响,不能继续教条地用老办法来解决。应对新型的危机需要有非常强大的判断危机的能力,同时要有相当灵活的货币政策体系和金融稳定的应急机制。
他表示,解决危机有很多临时性措施,但中央银行要注意最根本的一条,就是尽可能保持金融机构的健康。总有些最脆弱的金融机构会在金融危机爆发前就先出现问题,他们出现问题后再继续拖累其它金融机构,“改革要和开放联系在一起,通过改革、开放使金融不断走向健康,所以政府要尽量保持金融机构的健康。跟金融机构健康相关性很重要的一条就是监管工作,必须不断地加强监管。”
他表示,金融机构健康有三个方面,其一是公司治理的健康,其二是组织管理构架的健康,最后就是风险控制。“从这次危机教训而言,有些机构出的问题就是发生在内部风险控制上。内部风险控制也是非常与时俱进的一项技术,因为金融产品不断地发展,资产负债表在不断地发生变化,二十年以前的技术基本上不好用了,十年以前的也是过时了,还要不断地更新才行。”(编辑:吴启明)

北京3月6日电—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周四表示,人民币适当升值或者稍微快一点,有助于抑制中国的通货膨胀,但抑制通胀不会成为汇率机制改革或者市场汇率浮动变化的主要原因,不必要把汇率变化更多地看作是为了抑制通货膨胀,同时需要综合考虑利率政策的影响.

他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记者招待会上称,在通货膨胀的控制方面,可能更主要的还是看国内的一些政策,包括实行从紧的货币政策等.他并认为,利率上调的空间肯定存在,虽然美国利率下调对中国利率政策有一定影响,但影响只是一部分,还有国内的一些考虑.

周小川表示,近年来一直强调经济增长要更加依靠内需,尤其是扩大消费内需,因此必须考虑和衡量利率变化对于消费内需的影响.另外利率政策对于大力发展资本市场和鼓励直接融资也会有所影响.

“利率稍微低一点的时候,居民自愿会选择看资本市场有什麽产品可以购买,这样有助于调整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的比例关系.”他表示,在考虑利率政策的时候还有若干因素需要考虑,需要经过综合比较来选择.同时货币政策还有一些其他措施和多种考量,央行将争取把这个工作做好.

他并称,中国今後将逐步扩大人民币汇率弹性,但人民币汇率变化幅度更大取决于市场因素.中国经济可能在相当一段时间内都存在着流动性偏多、投资热情偏大的现象,因而宏观调控将是长期的、连续的、不断存在的一个过程,宏观调控力度要合适,保持经济平稳发展.

**全球流动性进一步过剩料影响中国货币政策**

周小川并认为,去年夏天开始的美国次贷危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真正见底.美国通过降低利率等政策来应对可能出现的经济衰退,这可能使全球性的流动性过剩问题变得更加突出.而中国的流动性过剩本来就和全球流动性过剩有关,若全球流动性过剩进一步加深,则对中国货币政策也会有进一步影响.

但他认为美国次贷危机对中国金融机构的直接影响有限,而其对全球经济贸易的间接影响还有待观察,对此要有充分的估计.他并表示,中国住房信贷总体质量很好,在此基础上发展的衍生品不会有很大问题.从商业银行的角度来讲,还要重点发展住房消费的信贷业务.

此外周小川表示,中国鼓励国内居民对外投资,过去采取的各种各样的限制和审批,慢慢都要减少和取消.关于个人对外投资方面的逐渐放开问题,目前还有很多措施要推出.

关于港股直通车计划,他表示,”所有不同措施都应该适时适度的推出,我认为这个方向不会有什麽动摇,主要还是看国际收支形势的变化.”

周小川认为,国内对外投资是有多种渠道、多种方式的,每种方式都有不同的利弊,同时适应不同的人群和投资选择.”大家不一定非要投港股,既然是对外投资,那就还有其他很多市场都可以投资,比如日本、伦敦、新加坡以及其他市场都在进展.”

参看中国两会相关新闻,请点选[CN-CMN-POL]

–发稿 汪涵/张喜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