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围绕着美军在朝鲜半岛部署萨德系统(THAAD,末端高空防御体系统)的可能性,和韩国是否加入中国倡议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问题,中美展现出角力的态势。  当地时间3月16日上午,正在韩国访问的中国外交部长助理刘建超(左)同韩国外交部次官补(部长助理)李秀京(右)在韩国外交部大楼举行了会谈。  围绕着美军在朝鲜半岛部署萨德系统(THAAD,末端高空防御体系统)的可能性,和韩国是否加入中国倡议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问题,中美展现出角力的态势。  16日,访韩的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刘建超与韩国外交部次官补(部长助理)李京秀举行会谈,就朝核问题、半岛局势、韩中关系等问题沟通了双方的立场,原本并未作为重点议题的萨德系统、韩国加入亚投行的问题却“异军突起”成为热点。  另据韩国联合通信社报道,美国国务院东亚太平洋事务助理国务卿丹尼尔·罗素16至17日前往韩国访问,有观点认为,罗素或将透露美方有关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问题的最新信息。针对同盟国韩国加入中国主导的亚投行的问题,预计美方将重申亚投行必须确保”金融机构透明度”的立场,表达事实上反对的态度。韩国媒体大呼,中美两国针锋相对的立场,让身处其间的韩国“很难做”。  当地时间3月16日下午,美助理国务卿丹尼尔·罗素抵达韩国,在仁川机场的罗素面对媒体致意。  “萨德”可削弱中国战略威慑力  在会谈中,刘建超代表中方表示,望韩方在萨德问题上重视中方关切,希望美方和韩方就部署萨德系统事宜做出合适的决定。这已经是中方多次表达的观点了。中国国防部部长常万全2月在首尔会见韩国国防部长官韩民求时也对在朝鲜半岛部署萨德系统表明了明确的反对立场。  作为回应,韩国再次重申了到目前为止尚未接到美方的请求、尚未和美方有过协商、尚未作出任何决定的“三不”立场。韩方还向中方表示,萨德系统部署问题和应对朝鲜威胁有关。韩联社引用分析认为,这反映出韩方希望中国能利用对朝鲜的影响力,努力降低朝鲜的核与导弹威胁。这似乎暗示着,韩方希望中国能帮助降低朝鲜的威胁,以此作为在萨德部署上抵制美国要求的“回报”。  由于中国部分地区在萨德系统影响范围内,中国一直在这个问题上存有疑虑,有观点认为中国将其视为美国对华遏制战略的一部分。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勇表示,从韩国来看,萨德系统是纯防御性质的,是为了防范朝鲜的威胁的,但事实上,防御和进攻是可以转换的,并不能截然分开,萨德系统会削弱中国国土安全防御部署的有效性和威慑力,中国不可能不关心。而且,朝韩距离太近,从三八线朝鲜一方向韩国发动攻击的话,萨德系统根本来不及做出有效反应。因此,中国认为萨德系统对韩国无利,对中国有害,希望韩国不要部署这一系统,而应通过加强互信实现共同安全。  尽管韩国一再否认就部署萨德系统与美方进行了沟通,但韩国国内无疑存在着支持部署这一系统的声音,并将其作为加强“韩美同盟”的试金石。王勇认为,从韩国的外交出发,否认显然是有利的,中国也没必要其承认这种沟通存在,关键是结果怎样,因此,中国必须在当前阶段清晰地表达出自己的反对态度。  由此看来,韩国部署萨德系统的问题短期不会发生重大变化,而在长期,其结果可能取决于中、美、韩、朝等国的博弈,举例来说,中国如果能劝说朝鲜在核问题上做出部分让步,美国部署萨德系统的充分性就会下降,进而影响到韩国对此问题的立场。  中方再邀韩国加入亚投行  另一个被广泛关注的议题是韩国加入亚投行的问题。在会谈中,刘建超对亚投行的筹建工作进行了介绍,并再次表明希望韩国成为亚投行创始成员国的态度。而韩方表示,会综合考虑各种经济因素后作出决定,这一立场与以往保持了一致。  中方一直希望韩国、澳大利亚等亚太主要大国能够加入中方倡导的亚投行,而与中国经济联系密切的韩国也曾表示了兴趣,但由于盟国美国的反对,韩国并未能够成为亚投行的第一批成员国。如果韩国要参与亚投行成立协定条款的讨论,就需要在本月内就是否加入亚投行作出决定。  近日,处于亚太之外的英国申请加入亚投行创始成员国,成为西方主要国家中第一个“吃螃蟹”的国家,引发美国不满,也加强了对其亚洲盟国日本、韩国会效仿的警惕。王勇指出,近来,英国在对外经济政策上更加灵活,强调在国际多边经济机制上与新兴经济体的合作,充分抓住新兴经济体崛起带来的机遇。而英国加入亚投行,也给韩国出了一个难题:作为与美国有着“特殊关系”的英国可以不顾美国的反对,加入亚投行,韩国为什么不可以?  王勇认为,从韩国的角度,加入亚投行问题有若干考虑的因素:首先,自然是美国的态度,美国担心中国在亚投行中拥有否决权,将亚投行变成自己亚太政策的工具,反对自己的盟国在现阶段所谓“不透明”的情况下加入亚投行;而作为韩国,加入亚投行,能扩大韩国在这一新兴开发机构中的影响,韩国一直以来希望倚重多边机制,发挥“中等强国”的作用,亚投行对此有益;同时,亚投行服务的“一带一路”建设也可与韩国总统朴槿惠日前曾提出的“欧亚计划”战略相结合。  随着英国“突破性地”加入亚投行,韩国国内要求更多从经济角度出发,而非仅仅从地缘政治角度出发考虑这一问题的呼声渐长。从经济的角度来看,成为亚投行创始会员国,有利于韩国大企业对外出口大型装备等,因此得到了韩国大企业的支持。不过,王勇认为,韩国是否加入亚投行的前景仍不明确,大概各有一半的几率。  在接下来的半个月内,韩国还将继续对加入亚投行的利弊进行考虑,最终做出决策。影响这一最终结果的因素,既包括美国在这一问题上的态度,可能也包括亚投行在具体运行规则上的设定。

  韩联社3月16日报道称,中国16日呼吁韩国在决定是否在韩国土地上部署先进的美国导弹防御系统时,重视中方关切。

  美国已表达了希望在韩国部署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THAAD”即“萨德”反导系统)的意愿,但首尔和华盛顿都表示,尚未就此问题进行磋商,也没有做出是否部署该防御系统的决定。

  中国已明确表示反对华盛顿在韩国部署“萨德”,显然是由于担心此举旨在遏制正在崛起的中国。

  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刘建超在首尔与韩国外交部部长助理李京秀举行会谈后说:“我们就‘萨德’反导系统问题进行了坦诚而自由的讨论。如果首尔重视中方关切我们将非常感谢。”

  韩国说,它不打算购买“萨德”,但如果华盛顿在韩国部署这一先进的防御系统,以保护其驻扎在韩国的28500名美军士兵,它也不反对。

  另据报道,“萨德”系统由车载式发射架、防空导弹、AN/TPT-2相控阵雷达和火力控制系统等四个部分组成。一套“萨德”系统最多配置72枚防空导弹,拦截高度在40-150公里,配置探测距离达2000公里的AN/TPY-2远程雷达和探测距离达1000公里的中程雷达。

  中方认为,若在朝鲜半岛部署AN/TPY-2远程雷达,美方就拥有了能早期探测到中方在本国基地发射的弹道导弹轨迹的能力,因此中方感到有压力。

  韩国《中央日报》网站3月17日报道称,对于由美国主导的“萨德”系统在韩国部署的可能性,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刘建超再次正式表明了忧虑。

  这是继2014年7月访韩会见朴槿惠总统首次提及“萨德”在朝鲜半岛部署问题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今年2月访韩的中国国防部部长常万全后,又一位中国高层官员重申中国反对韩国部署“萨德”的立场。

  韩国政府仍然坚持慎重立场。当天,韩国外交部部长助理李京秀解释了青瓦台的“三NO原则”——“美国方面没有做出任何要部署‘萨德’的请求,对此问题也无任何协议,同时目前也无任何决定”。外交部高层官员表示,“有观点指出韩中关系紧密,但‘萨德’问题使得中国在外交上对我方施压,但这只是与事实多少有些出入的传闻而已”,他同时也表示“做决定时要寻找均衡与重心,权衡综合性的国家利益”。

  日本《朝日新闻》3月17日报道称,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刘建超16日与韩国外交部部长助理李京秀会谈,在牵制韩国引进美国“萨德”反导系统的同时,再次表明期待韩国加入由中国主导建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美中在这两件事上都存在对立,韩国不得不作出艰难的判断。

  据韩国外交部人士透露,刘建超在会谈结束后对记者表示,希望(韩方)重视中方对“萨德”系统的关切和忧虑。

  据悉刘建超还表明了中方对于韩国以创始国身份加入亚投行的期待。由于美国的反对,韩国一直在加入亚投行的问题上进行着审慎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