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日去世,网络、电视到处都能看到朝鲜人民悲痛欲绝的镜头。世宗2月28日电
韩国开发研究院(KDI)28日在《KDI朝鲜经济评论》2月号中预测,受到近来国际社会对朝制裁持续的影响,朝鲜的市场经济陷入低迷,这可能会导致朝鲜居民生活环境陷入更大困境。KDI资深研究员李硕在报告中分析认为,受国际社会对朝制裁的影响,2017年朝鲜对外贸易规模收窄,工业活动及农业生产也出现停滞或减少。然而,制裁的影响力尚未蔓延至朝鲜市场。他认为,朝鲜2018年的生产、贸易和消费会进一步回落,民间经济也可能出现低迷,进而导致居民生活质量大幅下降。统一研究院研究委员林康泽(以下人名均为音译)表示,朝鲜官方、企业、集体农场、居民对国际社会制裁的反应各不相同,其相互作用的结果将集中体现在今年的朝鲜市场上。韩国农村经济研究院资深研究委员金永熏推测,去年朝鲜粮食产量同比减少2%,为471万吨。朝鲜自2012年以来推进农业改革,农业生产却未现增势,可见是改革措施未奏效或硬件基础过于薄弱。今年朝鲜粮食供应形势不容乐观。KDI研究委员李钟奎分析称,去年朝鲜对华煤炭出口额和出口量分别同比减少66.0%和78.5%,占对华贸易减少额的79%。他还预测,随着国际社会对朝鲜的制裁力度进一步加大,朝鲜的政策选择余地将会更少。产业研究院资深研究委员李硕基指出,去年朝鲜矿业、农业和建筑业业绩与前一年持平或同比回落。韩国国防研究院研究委员赵南熏指出,虽然去年朝鲜军事经济受到国际社会制裁的影响,但因其多次试射导弹,相关行业的开工率仍保持在一个相当高的水平。今年半岛局势发生变化的可能性较大,军工产业业绩恐不及去年。(完)

第二次美朝首脑会谈举行在即,朝鲜连日来高唿“放宽制裁”。27日,朝鲜动员所有对外宣传媒体要求推进韩朝经济合作。朝鲜媒体《朝鲜的今天》当天主张称:“为了开启和平、繁荣的新时代,当务之急是铲除拦在韩朝合作交流之前的李明博、朴槿惠执政时期的法律和制度障碍。”换言之,要求解除韩国政府的“5·24措施”等独立制裁。京畿大学教授南州洪(音)表示:“朝鲜的战略是从对朝制裁中‘最薄弱的环节’,即韩国独立制裁着手,相继推翻其他制裁。”
朝总联机关报《朝鲜新报》当天也表示:“美朝会谈能否取得成果取决于美方为改善关系建立信任而采取的措施,以及实质性无核化措施能够果断到何种地步。”报道在“实质性无核化”前,率先提及了“建立信任以改善关系”。该媒体还报道称:“朝鲜已经做好了针对美国的决定采取追加措施的准备。”对朝消息人士分析称:“向美国要求‘无核化措施’是不具有可行性的,由此看来,这只是为了赢得重启金刚山旅游等‘放宽制裁’而采取的谈判战术。”
专家分析称,朝鲜如此执着于要求“放宽制裁”,也足以证明朝鲜经济状况的糟糕。韩国KDI首席研究委员李硕(音)在27日发行的《朝鲜经济评论》2月号中称:“朝鲜的宏观经济从2017年开始陷入低迷,2018年整体经济状况进一步恶化。”报告称,去年占据朝鲜对外贸易绝对比重的对华贸易缩小至近乎“崩溃”的水平。朝鲜2018年对华出口额同比减少了87%,进口额减少了33%。受对朝制裁风波影响,进出口渠道实际上都受到了阻碍。据分析,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在今年的新年致辞中强调“自力更生”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金正恩将“今年的口号”定为:“高举自力更生的旗帜,开创社会主义建设的新道路。”向国民强调为应对制裁长期化而应该“自力更生”。金正恩当时还反常地提及:“军需工业支援经济建设”。换言之,朝鲜的经济状况已经糟糕到需要动用国防领域的技术和劳动力。据一位对朝消息人士称:“朝鲜经济已经崩溃到用本国的力量无力回生的程度”,“很多地方工厂因为原材料和电力供应不足,开工率都不到一半。”
有评价认为,朝鲜经济是否会“触底”取决于国际社会能否“放宽制裁”。韩国对外经济政策研究院首席研究委员郑型坤(音)在《朝鲜经济评论》中称:“在(美朝)首脑会谈上,如果对朝制裁无法得到一定程度的放宽,2019年朝鲜经济预计将面临更加艰苦的‘苦难行军’。”去年,韩国银行公布朝鲜2017年的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预计为-3.5%这是1997年(-6.5%)至今的最低水平。首尔大学教授金炳延(音)也预测称:“在‘维持制裁’的前提下,(2018年朝鲜的)GDP增长率将远低于2017年的-3.5%,跌至-5%以下。”
高丽大学教授南胜旭(音)表示:“朝鲜经济已经全线崩溃,仅靠本次会谈的主要争论点——‘重启金刚山旅游’恐难回到正轨”,“朝鲜将以‘重启金刚山旅游’为起点,持续尝试动摇国际社会的‘制裁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