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辟地宫最终一道石门,十三陵之定陵。开辟地宫最终一道石门,十三陵之定陵。20130207041250_开辟地宫最终一道石门,十三陵之定陵。开辟地宫最终一道石门,十三陵之定陵。开辟地宫最终一道石门,十三陵之定陵。开辟地宫最终一道石门,十三陵之定陵。24190.jpg (51.81 KB, 下载次数:
4)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2013-2-18 21:03 上传定 陵
十三陵是中国最集中最完整的陵园建筑群,是明朝十三代皇帝及皇后的陵墓,位于北京昌平区的天寿山麓。十三座陵墓依山而建,规模宏大,目前开放的有长陵、定陵、昭陵。
1956年开挖的定陵,是新中国第一座也是惟一一座由考古学家主动挖掘的帝王陵墓,出土的三千多件精美的随葬品震惊了世界。关于挖掘定陵的得与失,至今仍有争论。由于保护不当,有些出土文物被毁坏了。定陵的门票是65元。我们4月1日去游览定陵,那天有点阴凉,游客的数量不多。走进大门后,迎面是一段逐渐抬高的坡路,一直通向前方的宫殿。道路两旁栽种着常青的松柏。
大门不远处的左边有块石碑,上面印着定陵的布局图和简介。
定陵修建于1584年,规模宏大,里面埋葬着明代著名的万历皇帝和他的两个皇后。万历帝年仅10岁时登基,在位48年,是明朝在位时间最久的皇帝。当政之初,推行改革措施,经济出现繁荣景象。中后期怠于朝政,终年不视朝。
定陵于万历帝在位时开始营建,历时6年才完成。陵墓建成时万历皇帝28岁,直到1620年才正式启用,该陵墓闲置达30年之久。一个皇帝,看着自己的陵墓建成,知道早晚会被埋在那里,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龙是皇家的象征,皇陵内也少不了龙的形象。这种名为“龙爪槐”的树,散落在定陵各处。龙爪槐的树冠如伞,形态奇特,枝条构成盘状,蟠曲如龙。
小象石凳,看上去拙朴可爱,给阴冷肃穆的定陵增添了一抹暖色。
1956年5月,定陵发掘工作正式开始。初期进展不太顺利,无法找到地下墓穴的的主体,地宫的入口。
1956年9月,发掘工作出现重大转机。一位民工意外地在土中发现一块刻有字迹的小石碑。
在明代,人们把地宫的墓墙称为“金刚墙”,显然,这块小石碑明确指出了地宫的具体位置。
这块石碑后来被考古队称做“打开定陵地下玄宫的钥匙”。
这就是定陵的地下玄宫的入口处。
定陵的地下宫殿长67米,圆拱形,高大空旷,全部为石结构。整个宫殿呈青灰色,石墙看上去很坚固,几乎无缝。地宫内有前、中、后、左、右五个殿堂,各殿之间有石门相隔。
游客们在地宫内很安静,偶尔低语几句,几乎没人照相。地宫里的空气阴冷,但并不潮湿。
从地宫入口处到最里面的后殿,要经过7座汉白玉石门。石门设计牢固,开闭灵活。最特别的是通往后殿的石门,门后有两根石条,斜撑在门上。据说当年考古人员用了一个巧妙的办法,从外面把石条推开,才打开此门。古人和今人的智慧都让人惊叹。
后殿的棺床上,静静地躺着三个朱红色的棺木,中间是万历皇帝,左边是孝端皇后,右边是孝靖皇后。万历皇帝的棺木最大棺木周围散放着26个装满陪葬品的红漆木箱。生前在人间享尽了荣华,还想在地下世界延续。权力、金钱、女人,是一个皇帝的全部。
定陵内设有两个文物陈列室,第一陈列室目前不开放,我们参观了第二陈列室。第二陈列室主要展出孝端和孝靖皇后的随葬品,有金银玉器,织锦衣物等,最夺人眼目的是这个凤冠。凤冠以蓝色为主调,以金丝围绕各色宝石,富丽堂皇。顶端有用金丝焊接的金龙,下面是用翠鸟毛粘贴的翠凤,色彩艳丽。凤冠看上去很漂亮,也很沉重。
历史上的万历皇帝,一生专宠郑贵妃,长达几十年的“国本之争”由此而起。
万历皇帝临死前,遗命封郑贵妃为皇后,死后葬于定陵。可结局是,在定陵里陪伴万历的是孝端和孝靖皇后,郑贵妃孤零零地躺在另一个地方。
身为皇帝,却无法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同葬,无疑是一种讽刺和悲哀。
在定陵游览完毕,往出口走的路上,经过这道门时,游客们会做几个特定的动作:拍拍身上的灰尘、跺跺脚、喊一声“我回来了”,然后迈过门槛,表示将阴间的一切留在身后,回到阳世。
再坚固华丽的地下宫殿,抵不过人间的一缕阳光。

开辟地宫最终一道石门,十三陵之定陵。开辟地宫最终一道石门,十三陵之定陵。1956年5月19日,在定陵勘探小组白万玉一声“开始”命令下,这在中国历史上破天荒地以研究为目的,有组织、主动地用考古学方法对皇陵的科学发掘正式动工,也是十三陵中唯一被发掘的皇陵。

开辟地宫最终一道石门,十三陵之定陵。挖了两个探沟,历时1年整,1957年5月19日,定陵考古队发现了金刚墙。它由23层城砖叠垒成“圭”字形封砖,其后,通过60多平方米的长方形隧道,便是地宫大门。当年,考古队员赵其昌第一个跳进隧道,隧道的地上散乱地铺着当时用于修建皇陵废弃的木板。黑暗里一阵摸索之后,大家发现了地宫大门。石门由汉白玉做成,上边纵横雕刻着九九八十一枚乳状门钉,门面上的铺首庄严威武。

开辟地宫最终一道石门,十三陵之定陵。开辟地宫最终一道石门,十三陵之定陵。大家走进一看,里边一块石条把大门死死顶住,无法使用蛮力推开,如何才能开启这窥探地宫真貌的石门呢?

在早期开发的明清陵墓里,有些墓道的石门是用石湫滚动的方法将门顶住的,即现在石门内侧做一个斜坡,凿出沟槽,槽顶部放置石湫。当人走出去关门时,石球就会沿着鞋面滚动,直至石门关闭,石球滚进两门交合处一个更深的槽内停住,门就锁上了。根据这个启示,考古队摸索出开启定陵石门的原理,那如何挪动石条呢?在有关崇祯皇帝入葬的记载中,大家发现了“拐钉钥匙”,顺利开启了地宫大门以及之后包括左右配殿在内的七道石门。

关键的时刻到了,考古队员屏住呼吸开启地宫隧道左边的石门,雾气迷蒙中一座棺床隐约可见,但随着雾气渐渐落下,巨大的棺床中除了一口金井外,再无其他,难道墓早被盗了?不甘心就此下定论,考古队员接着打开右边的石门,结果竟和左边配殿里的情形一模一样,但是配殿里并没有被盗的痕迹,究竟为什么空空如也?

已经开了六座石门了,还有一座门。怀着近乎绝望又无比期待的矛盾心理,考古队员颤抖着打开了最后一道石门。顶着烟雾进去之后,大家在一次惊了:棺床上排列着三个硕大的朱红色棺椁。经过考古人员的清理,地宫后殿中间是万历皇帝的棺椁,左边是孝端皇后棺椁,右边则是孝靖皇后的棺椁。

孝靖皇后是万历母亲钦定的原配,就算万历不待见她,她也是有资格陪葬,至于另一位皇后,原本万历皇帝遗命自己宠爱的郑贵妃郑氏为皇后,死后可葬于定陵玄宫,只可惜当时万历与郑贵妃的爱情早为朝臣不容,大臣认为万历的遗诏有悖典礼,于是郑贵妃无缘定陵。而孝端皇后则是他的孙子朱由校当上皇帝后追封的,故将其棺椁迁到了定陵。

帝后同葬后殿,而配殿空空如也的奇特葬例令人疑惑。根据对玄宫后殿地上铺设的木板条观察来看,木条上有车轮压过的痕迹,显然木条是为保护地宫地面的金砖,而两个配殿却没有铺设木条,的确说明当时棺椁没有运进配殿。

当时,孝端皇后先万历而死,直至万历死后,帝后棺椁一同入葬。帝后入葬时正逢雨季,玄宫不可久泄,故只挖开一条通往后殿、中殿的那条隧道,而棺椁无法沿着隧道从后殿进入配殿。但是从孝端皇后逝世到埋葬,中间有六个月的空闲,为什么没有人想到打通配殿的隧道?

也有人怀疑配殿是为殉葬的嫔妃们设计,但是英宗皇帝已废除殉葬制度,万历皇帝不好违背祖制,所以选择了空设?

而后殿里除了三口棺椁和26只凌乱的木箱之外,那些尚未清理干净的木板,没有解开的抬箱子的绳子、木杠,零零散散散落一地,场面相当局促,这些有说明了什么?

据说,皇帝葬例都会经过专门的演练,以免出现意外,然而,万历皇帝埋葬前,宫中并没有进行抬杠等的演练,以至于葬例当天抬着棺椁的绳子断了数次,不过已经没有人顾得上了。

凌乱的葬礼,凌乱的玄宫,仓促的结局反映着这个悲哀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