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华phhua.com讯:监察署昨天提出请愿,要求推翻大理院准许参议长茵里列就掠夺控诉保释的决定。

  菲华phhua.com讯:监察署正在初步调查涉及前总统亚罗育的另一宗掠夺控诉。

  监察署长莫拉礼斯在参议院出席了预算案听证会之後告诉记者:“是的,我们在上周五提出了请愿。当天是提出请愿的最後一天。我们设法赶上了截止日期。”

  新的控诉是指她涉嫌在2004年至2007年,滥用菲律宾慈善彩票署5700万披索情报资金。

  莫拉礼斯被问及请愿的理据似乎与大理院陪审法官良仁之论据相似。良仁对於批准保释申请的决定持异意,他指大理院批准掠夺控诉之被告茵里列的保释申请是特别的迁就和选择性司法。

  监察署长莫拉礼斯昨天宣布了此事。前一天,大理院驳回了监察署在4年前控告前总统的掠夺案。

  莫拉礼斯说:“相似只是巧合。”她拒绝衡量监察署的立场与良仁提出的论据相似的观察,因为这将使我们的处境困难。

  大理院於周二驳回了监察署於4年多之前控告亚罗育涉嫌滥用菲律宾慈善彩票署3亿6600万披索的掠夺案。

  她说:“我们不明白为何他们要批准该保释申请,因为大理院提出的理由甚至不是廉政法庭或茵里列自己认为的问题。他没有提出那样的理由。他的医院羁留申请提出其身体不好的理由,但他的保释申请没有提出这个理由。”

  莫拉礼斯说,他们将上诉该裁决,她将会提出重新审议动议。她拒绝说明他们正在考虑的其他选择,她不想让对方看透。

  她说:“另一个是剥夺正当程序。他们在没有给予检控方机会反驳的情况下提出了脆弱健康的理由。”

  莫拉礼斯说:“我们能够提出强而有力的证据,包括630多份文件和证供,这些都在案件的审判纪录中反映出来。”

  莫拉礼斯补充:“另外,当然,也违反法律的平等保障条款,因为他们给予参议员的特别待遇,也应该给予但又未给予之前也有相同情况的普通百姓。”

  莫拉礼斯举例了一些要点使她相信有充分的证据控告亚罗育掠夺:

  据说监察署是透过挂号信提出该重新审议请愿。

  — 菲律宾慈善彩票署的资金去了菲武装部队和国调局,但两边都否认请求过情报资金。

  — 前菲律宾慈善彩票署预算员亚瓜斯在宣誓下作证称被滥用的菲律宾慈善彩票署资金中的2亿4400万披索是去了总统办事处。

  莫拉礼斯说:“在我们的就亚罗育向大理院提出之请愿所作出的意见中,我们强调了2亿4400万披索去了马拉干鄢的事实,於2010年1月至2010年6月,1亿4000万披索去了总统办事处,该段时间正好是竞选季。”

  莫拉礼斯也指出,亚罗育的主要共同被告前菲律宾慈善彩票署总经理乌惹地仍然逍遥法外。

  监察署说:“要麽她隐藏身份地活着,要麽她已在地下6英尺。没有人通知过我们她的现况。俗话说,如果你是无辜的,那麽你是像狮子一样大胆,但离开表示有罪。”

  大理院下令立刻释放亚罗育,但前总统目前仍然还在退役军人纪念医疗中心,因为大理院未能到廉政法庭执行该命令。

  当被问及亚罗育会否因为第二宗掠夺案而再度被拘禁时,莫拉礼斯说:“如果,经过初步调查後,我们认为有理据的话,那麽,我们一定会把她告上法庭。”

  莫拉礼斯反驳亚罗育的律师劳伦斯。亚罗育的两次审理的说法,她说,新案件的涵盖不同的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