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保守党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周二发表他首个外交政策演说,除指杜鲁多政府外交政策「说多于做」外,矛头更指向中国,表示视中国为全球专制价值最强的宣传者,所以只会看待中国为经济伙伴而非战略盟友,又提出撤销与由中国牵头的亚投行的拨款协议,并对中国国营企业在本国的投资设立更多限制。另外,谢尔称若保守党执政,将搬迁本国驻以色列大使馆到耶路撒冷。谢尔周二在满地可发表的外交政策演说,是他在今年10月联邦大选前数个重要政策宣布最早的一个。在演说中,谢尔谈及在事先发给传媒的讲稿未有提到的部分。他说:「我会重开宗教自由办公室,支持全球宗教少众者。我又会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他其后向传媒表示:「这明显是包括保证加国代表在耶路撒冷,以及与以色列政府合作以达致有关安排。」本国现时对耶路撒冷的立场,是它的地位应该透过巴勒斯坦与以色列纠纷一般决议的一部分去调解。加国不承认以色列单方面合併东耶路撒冷。早在一年前,谢尔已答允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但当时未有同意将大使馆搬迁。轰小杜外交事务多浮夸谢尔在周二演说,以强硬措词指杜鲁多在他执政期间显示对全球议题「基本缺乏严肃性和误解」,更指杜鲁多政府的宣传语句「加拿大回来了」(Canada
is
back)是毫无意义。谢尔又指本国与中国之间的张力加剧,正显出自由党政府在进行外交事务时的浮夸。他指中国而非俄罗斯是全球专制价值最大的宣传者,更指中国在北极的举动是对本国国防安全的威胁。他说:「如果一个政府在两个加人被非法拘留及有数以亿元计贸易受到攻击时,不愿意向中国作出争取,这表示它在其他事上也不会争取。而我的目标是改善双方关係,目标是更多经济机会,这些只会在坚持立场后才会出现,而我将会这样做。」谢尔提及三个抗衡中国的潜在政策选择:撤销与亚投行的拨款协议;就中国阻止本国芥花籽入口,向世贸提出正式投诉,以及对中国国营企业在本国投资设立更多限制。

正在温哥华的联邦保守党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周四与大温族裔传媒圆桌会议时,再次抨击总理杜鲁多在处理麦家廉事件缺乏危机意识,令事件持续了四天,他又质疑杜鲁多为何不肯听他的提议,致电给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为加中摩擦降温。对于杜鲁多政府多花了10亿元购买横山输油管,谢尔形容是令人难以置信,也指能源投资者已对加国失去信心。谢尔是在列治文中保守党国会议员黄陈小萍,以及本拿比南补选联邦保守党候选人申哲熙陪同下,与传媒见面。他笑称与渥太华相比,温哥华的天气好得多,所以有可能留在温哥华,直至2月25日本拿比南补选完毕。盼重建外国投资者信心被问到他曾提议杜鲁多致电给习近平,谢尔表示不明杜鲁多为何不这样做,又未解释原因。他认为加中争拗持续下去,压力只会越来越大,而一个「早来的电话」很可能产生更好的效果,以及避免很多误解,同时可以向中方解释加国在孟晚舟引渡案的立场,包括不会干预司法过程。他指直接联络比通过传媒传话更为有效。就杜鲁多政府被指多花了10亿元购买横山输油管,谢尔称杜鲁多政府上台后,本国多项能源计划不是被取消,就是至今仍未能解决,例如否决了北方门户输油管计划(Northern
Gateway),能源东输(Energy
East)管道兴建计划也被取消等,至于横山输油管计划,现时除被指多花了10亿元购买,至今仍在谘询阶段。谢尔称在保守党执政期间,达成了4项能源计划,而这些计划都是由外国投资者投资,不需要花本国纳税人一分一毫。他指保守党现时是希望重建外国投资者对本国的信心。若再执政也不推倒《加美墨协定》谢尔指杜鲁多在外交方面有不少败笔,包括他在印度之行,就损害加印关係,处理《跨太平洋伙伴关係协定》时,也触怒日本和澳洲,在《加美墨协定》上,则一而再地向美国作出议步。谢尔抨击《加美墨协定》不单损害加国奶类业利益,也没有免除美国对本国钢铁和铝产品实施的关税。不过,他说如果保守党重新执政,也不会推倒《加美墨协定》,但会像以往处理木材产品一样,与美国逐一项目倾谈。被问到5G网络与国家安全的关係时,谢尔指国家安全是很重要,政府应该以本国利益为重,对来自中国国营公司的收购及併购申请,必须提高警觉。另外,他指今年10月联邦大选最重要的议题,将是哪个政党可以令国民生活更为可负担。他指自由党提出的碳税,令小商业经营困难,在大温及其他城市的房屋,也令人难以负担,保守党是希望将金钱保留在市民口袋中,让每个国民都可以受益。他透露保守党的大选政纲,将在月内出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