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海外网巴黎4月21日电当地时间4月20日,“黄马甲”抗议者在法国发起第23轮示威活动。根据内政部当晚发布的数据,全法有27900人上街示威,其中巴黎达9000人,包括两名独立记者在内227人在巴黎被逮捕,178人被拘留。“黄马甲”方面则宣称全国示威者达10万人。

海外网巴黎5月2日电5月1日,法国多地举行劳动节示威。法国总工会称全法示威者达31万人,其中巴黎有8万人。而内政部给出的数字是全法16.45万人,巴黎2.8万人。无论如何,数据高于2018年。去年法国总工会称全法示威者有21万人,内政部称有14.35万人。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据法国BFMTV电视台报道,当天的示威被抗议者称为“最后通牒2”,内政部长卡斯塔内此前举行新闻发布会,呼吁对巴黎圣母院火灾之后、“全法大辩论”电视讲话推迟背景下的本轮示威严阵以待。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本次示威中虽然发生多起骚乱,但比当局预计的情况平稳。情报部门早前称,可能有1500至2000名“黑块”分子混入游行队伍,而最终统计约为800名。首都执法部门派出近7500名警察和宪兵,进行了超过1.7万次预防性检查,有效控制了局面,与暴徒之间的冲突远少于去年。根据内政部的说法,当天巴黎警方对330人进行了司法质询,拘留其中210人,包括三名与极左势力有关、携带汽油罐和锤子等游行违禁物品的外国人,活动中有24名示威者和14名执法人员受伤。

当天的示威行动中发生不少暴力冲突,但超过6万名警察和宪兵进行了高效干预,尤其在香榭丽舍大街及巴黎圣母院一带加强布防,进行了20518次预防性检查,14名警员受伤,但未发生重大安全事件。警方一名高级官员称,曾有数十名暴徒试图在巴黎“采取行动”,但在于他们不利的环境下只得放弃。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当天下午14时许,一支从巴黎贝尔西出发的游行队伍走到圣殿郊区路(rue du
Faubourg du
Temple)与警方发生冲突,一些暴徒以兜帽遮面,点燃垃圾桶,焚烧街边摩托车和自行车,向警方投掷燃烧瓶等,执法人员以催泪瓦斯还击。当天下午,巴黎共和国广场一家体育用品店遭抢劫,但流动宪兵立即进行了干预。出于安全防范考虑,当天巴黎多个地铁站被临时关闭。

图片 14

外省的图卢兹、马赛、波尔多、里昂等地,游行中也发生混乱状况。数千名“黄马甲”在图卢兹市中心集结,冲突中两人受伤,17人被逮捕。

图片 15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

据《巴黎人报》报道,几名记者在本轮行动中遭警方逮捕、被暴徒袭击,引起记者工会不满,记者工会在社交媒体上呼吁各方“尊重新闻自由,不要藐视法治”。

图片 20

图片 21

图片 22

当天,针对法国社会近日关注的警务人员自杀率高企状况,一些“黄马甲”示威者高呼令警员去自杀等口号,引起法国政界和公众强烈愤慨。当晚,内政部长卡斯塔内谴责这类“可耻”行为,并对执法部门的动员表示全力支持。国民议会主席理查德·费朗也表示,反对示威者中这种“愚蠢可耻的行径”。

图片 23

图片 24

当天中午,穿红衫的工会成员、穿黄衫的“黄马甲”抗议者、穿黑衣的暴力分子混杂于首都的示威队伍中,在巴黎十四区的蒙帕纳斯大道集结,呼喊着“革命”和“讨厌警察”等口号。而游行开始前,已有“黑块”分子(black
blocs)在十三区的意大利广场与执法人员发生冲突,警方动用催泪弹驱散暴徒,工会队伍不得不撤到临近的街道上,这种情况前所未有。

图片 25

法国总工会秘书长菲利普·马丁内兹(Philippe
Martinez)的脚上也“中弹”,在工会同仁的照顾下休息了很久。之后,菲利普·马丁内兹怒指警方“袭击良民”。但警方否认这一说法,称当时只是回击暴力分子。法国统一教师工会联盟秘书长伯纳黛特·格劳森(Bernadette
Groison)也指责称,投掷物满天飞,催泪弹也发射了,她被迫退进一家咖啡馆里,“当警察不能在游行中保护我们,我有一个简单的原则就是不去冒险。”

图片 26

图片 27

图片 28

图片 29

图片 30

图片 31

根据巴黎“预防-安全-保护部门”的说法,当天16时许,约50人闯入巴黎十三区沙普提厄医院(La
Pitié
Salpêtrière),但在进入病房前已被拦截和抓获。该医院主任玛丽·安娜·鲁德(Marie-Anne
Ruder)称,闯入者由穿便服的抗议者、戴面具的抗议者和着“黄马甲”的抗议者组成,当时大门被强行打开,围栏的链条断了,她随即报告警察。巴黎公立医院集团对此次闯入事件表示谴责,并将进行投诉。另悉,十三区一所警察局也遭抗议者强闯。

图片 32

图片 33

图片 34

图片 35

图片 36

巴黎大区93省(Seine-Saint-Denis)团结工会联盟(Sud
Solidaire)47岁的秘书阿梅尔告诉记者,现在的劳动节示威与从前大不相同,以前她可以穿着高跟鞋、推着婴儿车带女儿一起去游行,什么也不用怕,但从2016年5月1日的示威活动开始,越来越充斥着暴力。游行队伍中,不少人担心安全问题,害怕遭到“黑块”袭击或被警察抓住。法国总工会59岁的退休女士帕特里克表示,以往从没见过这样暴力的场面,对骚乱的恐惧使很多人没来游行。

图片 37

图片 38

图片 39

外省的示威状况也很活跃,50人遭司法质询,其中40人被拘留,但未发生重大安全事件。根据各地政府的数字,里昂示威者约有6200人;贝桑松约有2000人,近300名“黄马甲”抗议者试图闯入警察局,警方动用催泪弹;蒙彼利埃示威者约有2000人,两名警察和一名抗议者受伤;波尔多有至少6400人,图卢兹有至少5000人,马赛有至少5500人,格勒诺布尔有至少4200人,南特有3500至6000人参加示威。

图片 40

图片 41

法国内政部长卡斯塔内(Christophe
Castaner)当晚表示,游行之前有暴力分子在社交网络发起口号称要将巴黎变成“暴乱之都”,同时鉴于此前两年劳动节游行中出现严重骚乱的情况,本次执法部门做了严密部署,尽最大可能阻止了“黑块”暴行,免于发生2017年和2018年的悲剧。卡斯塔内同时强调,他听说法国总工会秘书长菲利普·马丁内兹受了伤,已经发去慰问信息,“任何情况下,工会人员都不会是执法部门故意打击的目标”。

相关文章